從那時起,我們開始從每個地方搜集所能遇到的小蟲子,從最嚴重的車諾比紅樹林,一直到污染較輕微的廢棄村莊。到後來,我們總共搜集到數百隻這類的小動物;結果發現,「嚴重污染」區內生物,其突變畸形案例,的確普遍多了。

「輻射量多少」,才會增加有機體的突變比率、致癌率,以及死亡率?其情況發生在不同物種及個體,有相當大差異性;一般而言,從統計上可看出生物遭健康危害,跟輻射劑量有著「正相關性」;換言之,高輻射劑量,(可能)會帶來更大危害;但不能說低輻射劑量,就不會帶來傷害。

(正常的紅色螢火蟲(紅蝽)身上的黑色標誌。圖片:Wikipedia/André Karwath aka)

假如生物體處於高污染環境,一些突變情況,將會繼續發生;當然,生物體(反倒)可能發展出與「污染共存」的適應能力。不過,這類生物體本身,相應也必須「付出代價」,此即動物體內細胞,會製造出高強度的抗氧化物,來對抗輻射;即讓體內的「新陳代謝」,處於高壓力運轉狀態(譯註:即讓細胞加速分裂來製造抗氧化,結果將導致加速老化)。另一項負面後果是,當背景輻射值逐漸下降之後,這類習慣於加速細胞分裂的生物體,可能因適應不良,遭到其它正常族群的競爭淘汰。

我們採集許多畸變花粉、變形樹木。松樹是一類容易發生異常的樹種,縱使在沒有放射性同位素(radionucleotide)污染情況下;松樹的生長變形,有時候因為病蟲害;有時候因為時間錯謬節氣,所帶來的嚴寒。

紅色螢火蟲眼斑缺陷

核災30年過後,車諾比區域的毒害性,依然高度危險,因為它是一場「核子火災」,曾引發核分裂重大事件,期間長達10天之久。導致「鍶、鈾、鈽」等放射性同位素,大面積擴散出去;這些同位素的半衰期相當久,造成車諾比附近許多地區的危害,可能持續長達數世紀,甚至數千年。

內容來自YAHOO新聞

生物學者:核事故物種畸變 可歷時數個世紀或更久遠

核災過後的車諾比、福島 仍具高危險性!

近來烏克蘭地區,又乾又熱的夏季,導致野火頻傳;光是2015年夏日就發生3例火災事件,其中1場火警蔓延至放射線污染區。莫索教授指出,污染區再度爆發火災,會對人類、環境帶來更深遠危害,因為火災會將遭到輻射污染的樹葉,植物,其中所攜帶的「放射性同位素」生物質能,重新釋放到更遠地區,造成污染擴散。

輻射劑量危害信用貸款

(鄰近車諾比的紅樹林,因防止腐朽的菌種消失,導致其易受野火威脅。截圖:dw)

美國南卡羅萊納州立大學歌倫比亞校區,生物學教授迪莫西.莫索(Timothy Mousseau)是全球,關於放射性同位素污染,引發動植物突變的頂尖學者。他曾多次前往1986年發生核事故的烏克蘭車諾比(Chernobyl),以及2011年日本福島核災事故鄰近區域,搜集突變的昆蟲、鳥類以及老鼠等樣本。以下是莫索教授,3月11日接受《德國之聲》(DW)專訪的內容摘要。

相對而言,福島核災的危害,多半是「銫污染」事件,其放射性同位素的半衰期相對較短,約數10年,或頂多數百年,才會消失。

另一方面,遺傳基因的有害突變,可能採「隱性方式」(recess負債整合ive)傳遞下去,不論這類突變基因,來自男性或女性,都會久遠影響其「許多世代」子孫。從外觀看來,也許會產生錯覺,以為基因突變現象已經不再發生;然而,實際上卻仍持續「隱性擴散」,對許多世代造成危害性;一旦2個(父方母方)有缺陷的染色體碰在一起,就會「顯性」表現出畸變發病症狀。。

(莫索教授於車諾比搜集的山雀圖,左圖為正常,右圖臉部有腫瘤。截圖:dw/ T. Mousseau)

輻射污染與氣候變遷,加劇物種生存壓力

除了輻射污染,氣候變遷也是影響生物發展的額外「壓力因子」。以麻雀為例,因氣侯暖化緣故,多數地區麻雀已將生育期程,提早往前挪動;然而,車諾比的麻雀,反倒延遲其繁衍期。生物學教授莫索提出假設認為,這跟輻射污染,引發的生存壓力有關。

烏克蘭核污染區的研究發現,「植物畸變」發生率,跟輻射污染有著「正相關」,而且證據充足;近來這類相關性報告,在福島核災的研究,也發現類似現象。此即:一些年輕樹木,因輻射影響,容易形成扭曲糾結的生長情況,其持續畸變生長可能長達30年。

研究發現 1項有趣結果即,有機體在野外自然生活狀態,遠比實驗室內的生物,對輻射值更加敏感。以老鼠為例,讓其曝露於同量的電離化輻射值(ionizing radiation),結果,生存野外者,比住在實驗室內的老鼠,其死亡率高出8-10倍。原因是,「壓力因子」(stressors)不同,實驗室內動物,不會面臨野外環境的額外考驗,例如寒冷或飢餓。

關於動物是否個人信貸會攜帶放射性同位素?答案是肯定的。莫索教授指出,他在2015年的一項研究發現,污染區的鳥類,每年會把相當大量的放射性同位素,信貸散佈到其它原本未遭污染地區;不過,其所散佈的輻射劑量,不會對人類造成健康問題,除非直接捕食這些鳥類。他還發現到,住在「車諾比禁區」外的民眾,其體內竟然含有相當高的輻射劑量,原因是,他們獵食在輻射污染區出沒的野豬。

輻射污染代價,禍延數個世代

車諾比核災地區,發生的小動物畸形突變現象,這只是其中的諸多軼事之一;實際上,幾乎只要把石頭翻開,就能在輻射污染區發現基因突變(mutagenic)特質的小蟲子。

2011年4月間,當我跟研究團隊成員安德斯·穆勒(Anders Moller),到訪車諾比核電廠事故期間的疏散區普里皮亞季(Pripyat,這個遭廢棄城市,事故發生前的人口約4萬9千多人),並隨機在附近搜集花朵,研究花粉;其間,穆勒在地面上,撿起身上有著紅、黑標誌的螢火蟲(firebugs即紅蝽),結果發現,是1隻突變種,背上的黑眼斑不完整(eye spot眼斑,即像眼睛圖樣的標誌),這隻螢火蟲突變體,讓他開了眼界,大感興趣。

(莫索教授於車諾比附近搜集到的眼斑缺陷螢火貸款蟲。截圖:dw/ T. Mousseau)

畸變花粉樹木

(蝴蝶翅膀的眼斑示意圖。圖片:Alamy/Wildlife/GmbH)



新聞來源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-013102391.html

8445B2162FF7B790
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融資貸款

d99np7lbt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